娘的被子

时间:2018-7-14 8:59:44  作者:妙音  来源:妙音传统文化公益网  浏览:2  评论:0  微信分享亲友
娘的被子

这几年,我最自豪的事情,就是我虽然已经年过半百,华发凋零,但是,我娘却很健康,她已经年过九旬,但是却思维敏捷,神志清爽,没有龙钟老态。每个星期六,我要回家看娘,就令身边一群娘不在了的弟兄们嫉妒。为这,步层兄有一次喝醉酒,还大哭大闹,说自己没有娘可孝顺,多么命苦呀!

上个月的一个周六,我回到家中,进了屋门,却不见娘在家。以往我每次回去,娘总是坐在屋里的沙发上,见我回来,她会一边目不转睛地看我,一边高兴地问吃问喝。今天见娘不在,我就有些失落,就问住在家里的姐夫。姐夫说,娘和我姐去弹棉花了。我就觉得奇怪,这几年,被子都是买回来的,怎么突然想起弹棉花了?需要被褥说一声,我去买,为什么亲自跑去弹棉花,真是没事找事呀!

娘的被子

过了一会儿,娘和姐姐回来了,后面还跟着我的外甥。只见外甥推着一辆车,那车上竟然堆着高高的一大捆棉花,我就吃惊,问娘,弹这么多棉花干啥?这可以做多少被褥呀!娘只是笑,并不正面回答我。她问,吃了没有?让你姐赶快给你做饭。

我边回答边帮着外甥把棉花往屋里抬,娘用手指挥,把棉花堆放在一张闲床上。这时候,娘也累了,她坐在沙发上,问我姐,被面买了多少条?被里买了多少条?我姐一回答,吓了我一跳。姐姐说被面五十条,被里五十条。娘又问,颜色调配好没?姐姐回答,大红锦缎二十条,粉红锦缎二十条,绿色锦缎的十条。娘边听边掐着指头算,最后,她说,先买这些,不够再买。

我就觉得更纳闷,问娘,你要做那么多被子干啥呀?是不是谁家要嫁姑娘,需要陪纺呀?那也用不了这么多。现在,谁还盖这种棉花被子,又笨又重,在街上随便买些太空棉被,又轻又爽,你还省力不用做,多好?

娘并不看我,只是笑笑。

我回到我屋里,还为这事纳闷。我姐来了,我又埋怨娘,没事不知道歇着,自己找累受。我姐说,你不知道娘的心,娘是想给子女亲朋留一个念想。我听了就感到震撼,娘要干什么呀!我姐就哭了,说,娘说了,人过六十活年年,过了七十活月月,过了八十活天天,过了九十活时时。娘已经九十岁了,她怕她啥时候一觉睡着就醒不来,她要给子女亲戚留下最后的念想。

我姐说,娘过了九十岁的生日,就整晚上和她商量,该给娃们留些啥,两个人商量几个夜晚,最后,还是娘有主意,说,就做被子,给没有娶妻的孙子和没有出嫁的孙女做大红锦缎的;给年龄轻的做粉红锦缎的;给年龄大的做绿色锦缎的。娘合计了人数,按年龄到超市购买,她说要买最好的,摸着软乎的。

姐姐说完走了,而我却哭了。我不知道该怎样表达我的感动,我浑身发麻不能自己。这就是我娘,一生都在为别人操劳的娘。

娘的被子

中午吃饭,我心疼娘,就假装不知道娘的心思,说,娘不要受这些累了。娘只是笑笑,并不答话。儿子和娘是最难表达感情的,儿子在娘面前,既不能表达自己的哀伤或感动,更不能流泪。因为,儿子不能让娘看见一个懦弱的没出息的形象,这样就会让娘更加揪心。许多儿子,在娘面前,表现的都是大不咧咧,毫不在乎的样子,其实,儿子心里最柔弱的部分,就是娘。

娘看着我们吃完饭,就对我姐说,咱洗完碗筷,就开工。我姐一边咽着菜,一边不住地点头,我看见姐姐的泪珠在眼眶里含着,不让它流出来。我的心里也溢满泪水,但是,我不能表现在脸上,我赶忙起身,去收拾锅灶了。

下午,娘和姐姐就在大床上开始做被子了。我站在窗外看着,望着娘满头如银丝般雪白的头发,望着她睁着一双大眼睛的美丽脸庞,望着她弯曲着身子在认真地一针针缝制。窗外夕阳的嫣红投射进来,涂洒在娘的身上。我心里说,这就是我的圣母,我的菩萨呀!

我再一次回家的时候,娘的被子已经做了三四条,一条条整齐的摞在床头上,娘还和姐姐趴在棉花堆里。娘见我进来,说,你把娘给你的好朋友觅汀和杨志的先送去,这是几床大被子,他们年龄都大了,以后再老些,冬天都会怕冷。娘又说,她再抓紧些,一个冬天,就可以做完了。

我用手抚摸着那些柔软的被子,心里酸楚。我该怎样表达对娘的爱呢?我心中流淌出《诗经》里的句子:

凯风自南,吹彼棘心。棘心夭夭,母氏劬劳。

凯风自南,吹彼棘薪。母氏圣善,我无令人。

爰有寒泉?在浚之下。有子七人,母氏劳苦。

睍睆黄鸟,载好其音。有子七人,莫慰母心。

娘的事情我不敢多写,我怕伤情催迫岁月急。

娘的被子

图片/网络

作者简介

娘的被子

石岗,1962年6月18日生。陕西醴泉人,著名学者、作家,毕业于陕西师范大学中文系。当代著名作家,学者。1962年6月生。陕西礼泉人。毕业于陕西师大中文系。著有《群书治要考译》《国学治要译注》《中华大国学文库》以及文集《大记》《玉成》等。


标签:被子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南怀瑾先生 拜佛时 如何用心
相关评论

图库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