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南怀瑾去世后 曾一度被认为是在入定

时间:2015-11-16 17:27:13  作者:妙音  来源:传统文化公益网  浏览:499  评论:0  微信分享亲友

父亲南怀瑾去世后_曾一度被认为是在入定

 

洛杉矶时间的九月二十日,国熙弟再次来电话,关心我的行程,并告诉我父亲已经自上海回到庙港,他和二哥一路伴随。我是在洛杉矶二十一号下午拿到签证,然后即刻飞上海的,但是到达时也是国内日期二十三号了。当天晚上,我赶赴七都大学堂,一到学堂就进入父亲卧室拜见,不禁垂泪黯然,心中依旧佛号不止,行三跪九叩之礼。出来后,与几位愿意交谈的学生谈了各自的想法。众学生做主,认定父亲是在定中,仍然需要等待。这样的认知是我没有想到的,多年禅宗的熏习,我个人对父亲的了解,应该是像古代的大德们,来去绝不拖泥带水的,我深信父亲的修为亦然如是。平常在与父亲的谈天中,如果有人打岔了他的话,他就会停止下来,等到纷纷扰扰过后,他也不会再续原先话题,一切活在当下,了无牵扯挂碍的。现在大家愿意如此相候,静待变化,我自然无需多言,以同体大悲之心,接受大家的心意,暂时不做认定。

次日,哥哥、弟弟和其他家人们都赶了过来,经大家商议,我和刘雨虹女士、宏忍法师、李素美、马宏达、李慈雄、吕松涛先组成七人护持小组。

经过连续几日的观察,大家还是无法达成一致。大致分成两派观点。一部分人认为,医生已于十九日上午宣告“不建议作进一步检验”,而且心跳、呼吸和脉搏都没有了,说明父亲已经仙逝了,现在应该处理后事了;另一部分人却提出,父亲的瞳孔并未放大,气住脉停很有可能是父亲进入禅定的表现。他们提供的证明是说,父亲二十世经七十年代在台湾入定时,医生测试过,也是气住脉停,心电图也是呈直线。所以,父亲没有死,是入定了。

由于父亲住院,甚至已经过世的消息,已然外传。此刻争论不下,也总要对外界略做交代,所以最后决定先发布消息,宣布父亲在禅定中。此刻亲自经历众人的不舍,也看到做一个大众名人,确实是没有自我的,自己在往后行径中,更需要注意安排。

我的心里是多么期盼父亲就是在禅定中啊!守护的人多日来的报告,总是一再强调一种观点:父亲看起来和平时没有任何异样。以我之见,如果能够按照古代那样,停灵七七四十九天那就更好,只是现实中这显然是不可能实现的。

二十八日傍晚,父亲的朋友林德深、李丹夫妇从香港来到大学堂。林德深是国际知名的遗传医学专家,李丹是神经科专家。在对父亲进行详细检查后,二人于当日晚在主楼会议室与大家见面,讲了他们的看法。他们说,父亲究竟是入定还是死亡,应该分成两步来看:首先,检查是否有生命现象,如果没有生命现象,必须再做第二步:检查是否有死亡现象。二者都具备,才算是死亡。

父亲离开医院时,虽然没有生命现象,但不能判定为死亡。现在需要做第二步检查。他们带来了一些医学仪器,为了讲解测量方式和结果,我自愿充当假体,戴上仪器接受检查。这样大家都有了一个概念,也希望第二天的检查可以确定父亲身体的现况。

二十九日上午十点半左右,这对医生夫妇用仪器给父亲做了检测,用时三个小时。其间,国熙弟与小舜哥陪同在侧,与医师们一起看仪器检测过程和结果,我和其余人,则焦急地在主楼会议厅里等待着。等到下午,林医生等人出来了,下到一楼,他悲声地宣布:“南老师已经没有生命的迹象,部分身体已出现死亡迹象,身体不可再用了。”林医生说到这里,忍不住大哭起来。大家也悲伤得难以自抑,纷纷落泪。

下午四时,本地的法医确认了父亲的死亡诊断。

为了让大家吃好晚饭,等大家用膳完毕,我们七人小组在餐厅正式宣布,父亲去世了。

大家强忍住悲痛,商定于三十日晚,在太湖大学堂院中火化遗体。三十日恰好是中秋,本该是人月两团圆之夜……能在这样的日子送走父亲,也是圆满了。

先前在二十六日的下午,四川成都文殊院的方丈宗性法师突然到访,而且带了十二位法师一起到太湖大学堂。这是一个极为特殊的示现,早先我们也商量过,有何人选可以为父亲主持化身仪式,大家一时没有头绪,此刻顿时明白,这事早有安排好的因缘。

宗性法师约四十岁左右,年轻时出家,曾经是四川佛学院招考时,排名第二的高才僧生,现任中国佛学院的副院长。因为袁老师遗骨的事务,和父亲结的缘。父亲曾经以玩笑方式说过,宗性法师是以前维摩精舍的同学。这次宗性法师说,前天夜里,他梦到父亲与他坐在一起,对他笑了笑,醒来后,他立刻知道父亲有事发生,所以即刻搭飞机前来太湖。交代完毕,宗性法师进到父亲的房间,静坐两个小时,出来以后告诉大家,一切均能圆满解决。在往后的会议中,大家总算达成共识,决定请香港两位西医,并且熟知佛学的同学过来,经由他们两位鉴定父亲的状况,是可以得到所有同学的认可的,此事到此步向圆满。

父亲的大事由古道师操持,谢福枝协同安排。早在二十日起,古道师就按照以往寺庙里大德起行用的化身窑为标准,和谢福枝两人雇工人开始建造了。化身窑盖在主楼外右前侧的绿地上,隔着学堂的环道就是太湖堤和太湖,非常开阔。整个化身窑用红砖垒砌而成,然后敷上水泥封填缝隙。化身窑后上方建烟囱,前方开了门口,方便灵柩进入,同时装设铁门一副,紧密度甚高。门下设通风口,方便初火时通风加热。我在化身窑即将完成的时候,曾走入窑中,心中所想则是希望此窑是为我,而不是为父亲而设,如果我能替代父亲而走,那真是我的造化,更是苍生之福。

下午我和沈主任一起去看灵柩的准备,沈主任和谢福枝他们也用最好的木头,定制了盛大体的棺椁,沈主任一再叮咛,并亲眼看着师傅认真地用榫头接起片木。见此情景,我心里对这些与父亲感情如此深厚的学生们的感激之情瞬间有如泉涌。父亲自幼就教我生命的认知智慧,授予我诸缘并了、诸亲并断的法理,此时此刻,正是用时。

连载之三,未完待续,欢迎继续关注


标签:父亲 去世 一度 被认为 认为 

图库精选